炸鸡味香菇

💙❤️💚💛💜

[山组/竹马]海之声

情人节快乐!!!!!!

CP主山组,有竹马出没

 

其实樱井翔在刚刚进公司的第一天就已经见过大野智了。

那天他刚刚来报道,手里面抱着新接艺人的资料有点狼狈地穿过走廊,一边默背着注意事项一边思考着见面语,心里难免烦躁。樱井低着头,全神贯注的想着自己的事情,一股脑儿地往前走,甚至没感觉到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青年。

他本来根本没想注意,可是那个人在他旁边,穿着一双拖鞋在地上拖拖拉拉地磨蹭着往前走,目标之明显实在是不容忽视。

樱井被弄的更加心烦,不耐烦地顺着声音望过去,正好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侧颜,那人低着头把嘴巴撅得老高,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是个不小的大人了,脸上却露出小孩子一样不成熟的表情,做着这么幼稚的事情。樱井看着突然觉得心情大好,一扫之前的烦躁,没来由的多看了两眼。不过碍于自己也是张生面孔,也就没好意思上前打招呼,只能等着他从自己身边掠过。

樱井等着那个猫腰背手的年轻人慢吞吞地挪进了练舞室,期间丝毫没有要把脚抬起来走路的意思,才抬脚继续赶自己的路。

樱井后来在公司的名册上果然查到了这个人,知道了他叫大野智。虽然当时阳光不太好,樱井几乎没有看见那个人的正脸,但是他就是知道。照片上的青年看起来更像少年,样子要比现在小一点,留了一个乖乖的妹妹头,头发染成了浅浅的褐色,笑起来的时候正好露出两颗可爱的犬齿,让人看了不禁心里一暖。因为有点在意这个人,他也就没掩饰多看了两眼。

樱井进公司的时候大野已经在公司呆了几年了,算起来也是可以被当作前辈的年纪,可惜一直不温不火,在公司旗下的几间剧场安安稳稳地做着舞台剧,偶尔在电视剧里跑跑龙套,活脱脱一个三线艺人的标准剧本。

有些人或许是因为不够努力,但是樱井知道大野并不是这样的。他去看过大野的舞台剧,并且喜欢上了大野。舞台上的大野有着能够撑起一切空虚的气势,樱井追随着他翩翩起舞身躯,就好像在看一个发光体一般,丝毫不费力,也不觉得疲倦。。他看完只觉得心里有一股青春的火焰躁动着,震撼久久不能平静。他从此便欲罢不能,几乎从不缺席大野的每场表演。

可那以后过了不少年,大野的舞台剧还是坐不满,那些空出来的位置让他看得心惊胆战。他总是替大野觉得不值,替大野愤怒不已,觉得那些不能发现他的好的人简直都愚蠢得不得了。

与之相对的,樱井刚刚进入公司时候接手的两个艺人,如今都做得风生水起,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叫做松本润的浓颜帅哥,凭着自己的男性荷尔蒙和一把有磁性的嗓音吸引了一大众女星粉丝,专辑总是能被洗劫一空;他手里还有一个叫做相叶雅纪的男孩,原本是个模特的,身段自然漂亮得可以,再加上性格可爱演技出色,成为大牌明星已经指日可待。

樱井一直很满意自己这几年的业绩。因此他曾经鼓起勇气上上级提起过大野智。领导当时一脸诧异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将这件事清淡的一笔带过,不再有下文。那个时候樱井还很年轻,还想着要为了大野的遭遇去鸣不平,在会上大闹一番,不过最后还是被身旁更加沉稳的前辈拉住了。他想不明白,却也终于知道了那些或许并不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虽说如此他却一次都没想要去打扰过大野智,作为一个粉丝的喜欢成为了他疏远大野的理由。他会偷偷记着大野的事情,比如他喜欢钓鱼,比如他最近很喜欢纺锤面包和鳗鱼饭;可有的时候在电梯里遇见了,他也只是会对大野新染的金发多看上两眼,在心里小小地评价一番,依旧和他做两不相干的陌生人,只默默地仰慕他。

他曾经以为时间就会这么慢慢地走过他们的青春,成为一章小小的插曲渐渐消失殆尽,却万万没想到他真的会认识大野智。

樱井真正和大野相识起来还是因为相叶雅纪,樱井手里面带了好多年的艺人。相叶这几年几乎已经是人心所向,连樱井都被这样的速度吓了一跳。好在相叶一直规规矩矩,没给樱井惹过什么乱子,成了名也依旧安守本分。

可这次相叶闯了祸,竟然和大野的助理二宫和也搞到了一起,照片已经被赤裸裸地登在了娱乐周刊的封面上。镜头里相叶紧紧拉着二宫往前走,二宫跟在他后面,手被相叶攥着,另一只则扶着相叶的后腰,动作之暧昧一览无余。

绯闻虽然被公司暂时压下来了,但是公司却因为相叶和二宫的事情十分不满,想要借着这次闹得厉害直接拆散他们。

樱井一大早上就被叫去谈相叶的事情。上面似乎对相叶这次的绯闻格外愤怒,办公室恋情外加上另一半还是同性,负面效果可想而知,相叶这么多年才混到的地位很可能因此岌岌可危。总而言之意思就是想让相叶赶紧和二宫和也分手,实在不行就开除二宫,总之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小小的助理而损失一颗摇钱树。

樱井并不是第一次听见二宫的名字。由于大野并不是公司重点培养的项目,所以并没有固定的经纪人,二宫作为助理一直陪在大野身边,同时为大野协调各种工作。

樱井对于二宫的感情一直处于微妙的状态,一方面怨恨二宫为什么没有让大野火起来;一方面也知道这件事其实并不能由得二宫和大野,并且也感激过二宫在大野身边的陪伴。

樱井自己知道绯闻的时候惊讶得几乎要合不拢嘴巴。他并没有过相叶和二宫很熟的印象,更不能相信他们在谈恋爱,那么多次擦身而过,他甚至没见过相叶对二宫打招呼;倒是相叶没事喜欢和大野多聊上两句,两个人看起来也不过只是公司里关系不错的熟人而已。如果不着急樱井还会很乐意地在旁边光明正大地偷听他们东扯西扯,听两个脑回路类似的人没头没尾地从昨天的晚饭聊到大野智最新的钓鱼情报,再心满意足地拉着相叶走开。现在想起来相叶似乎对大野的行程了如指掌地过头了一点,而自己,也由于沉浸在大野软绵绵的声音里而毫无察觉。相叶看似简简单单,对樱井几乎什么都不藏着掖着,说话有时也直白得不像演艺圈里的人,如果不是这次东窗事发,樱井是万万也想不到相叶会偷偷在外头谈恋爱的。毕竟他作为相叶的经纪人,几乎是24小时的监护人,竟然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不过到头来还是暴露了。相叶来到单位的时候眼睛哭得肿肿的,被化妆师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只能给相叶打了一层厚厚的粉底,呛得相叶直咳嗽,两只眼睛里眼泪不停地打转儿。

樱井走进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相叶这副样子。相叶求助般地看向樱井,小动物一样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樱井在相叶看不见的地方叹了口气,恐怕自己会让相叶失望。

上级这次明说要相叶和二宫分开,自己虽然心疼,但是也没有什么理由不照做。毕竟这关乎到太多人的前途,甚至是大野智的。

相叶今天有通告,是在一个搞笑艺人的节目里做嘉宾。镜头里相叶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笑得开心,被一众艺人恶搞到偶像包袱全无,还要抹抹喷在自己身上的奶油傻呵呵地笑着说太甜了。

奶油当然是甜的。樱井看着镜头转开时相叶瞬间降温的气压和失了神一般的眼睛,只能再次暗暗感叹相叶作为艺人的敬业。

 

大野智就是那天晚上找的自己,为了相叶和二宫的事情。

午餐的时候樱井接到了陌生的来电,他本来没多在意,只以为是推销的电话想要三句两句敷衍掉,却没想到那边直接报了大野智三个字。大野的声音因为隔着电话的信号而变得有些失真,樱井听到的时候想了好久,才终于把那个人的脸和脑海中那张熟悉的面孔重合,不免愣了一会神。电话里大野的声音软软乎乎地,就跟他的人一样,好像一只慵懒的猫。樱井电话听得格外仔细,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信息。大野说是和樱井有话要讲,樱井莫名其妙,却还是乖乖约了和大野在公司楼下的居酒屋见面。

大野虽然也算有些名气,但和那些当红的偶像比起来还是大相径庭。樱井走进包房,就看到大野像个大叔一样盘腿坐在那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大声地嘬着啤酒上面一层白花花的泡沫。活脱脱就是一个大野智。

樱井看着他那副困倦的样子不自觉地轻笑了出来,正好惊醒了发呆的大野。

大野看见樱井进来起身就要迎接,却被樱井一把按回了座位上,“啊呀你行了你这儿酒都喝上了,就别再跟我那么客气了。”

大野被樱井说得委屈,张嘴就想解释自己是因为太渴才没忍住的,转念一想反正啤酒也真的喝进肚子里了也就懒得再费口舌。

樱井也没理他,自顾自地坐在另一边,招人过来点了和大野一样的啤酒,想了想又背出了几个小菜的名字报了上去。

末了还不忘扭过头看一眼大野,却发现大野根本没注意,正自顾自地在自己的世界里神游。

“你不介意吧?”樱井等人走了才探过身子征求大野的意见,“我还没吃晚饭,正好点了几个小菜给我们下酒。”

大野连忙摆摆手,阔气十足地往后一仰,“樱井桑这顿算我请,本来就是我有事情要……”

大野话说到一半,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来和樱井翔吃饭重要的目的——大野情绪一下子转了三百六十度,他做错事一样低下头,抬起屁股规规矩矩地摆了个正坐,对着樱井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道歉,脑袋“咣”的一声扣到了垫子上。樱井被他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吓得一愣一愣的,后知后觉地缩了几下肩膀。

“那个……”

“对不起我不应该让相叶酱和nino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

“哈?”樱井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事情里似乎存在逻辑,可被大野这么一解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那个……他们两个被发现,是因为那天我妈不在家,相叶酱叫了一堆人来我家过生日,喝多了玩游戏的时候就……”

“玩脱了。”樱井已经正襟危坐,表情严肃地看着大野,进入了工作状态。

“所以大野桑一直知道喽?我家相叶和二宫桑的事情?”

大野狠命点了一阵头,道完歉以后就一直把自己缩成一团,窝在酒桌后面整个人矮了好几厘米。

樱井这是第一次私底下和大野说话,那个人说起话来的样子和演舞台剧的时候大相径庭。私下里的大野要更有亲和力一点,完全不似舞台上的魄力。这样的接触令他感觉十分新鲜,却也不讨厌。

“唔……算是知情人……”大野又噎了一口啤酒,黏呼呼地回答道。

“你和相叶桑聊过了?”

“可是爱拔酱真的一点都不怪我啊!我跟他说了半天他都只是笑着和我说没关系!我……”大野听到樱井这句话着急起来,整张脸都憋得通红。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樱井挑眉,对大野的目的不明所以,这个人看起来并不只是想要让自己替他给相叶道歉的。

“我是想说,你不要怪爱拔酱和nino酱啦,他们俩……”大野挠着脑袋,思考着接下去的话要怎么说,“总而言之他们俩真的不是说说而已!有什么事还请樱井桑多多包涵!”

“此话怎讲?”樱井饶有兴趣地看着大野两撇拧到一起的八字眉毛,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替朋友道歉的他见过,替朋友两肋插刀的他也见过,这么认真来找经纪人说亲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时候两个人的菜也上齐了,面前陈列了一排山珍海味,吃货樱井却还是觉得还是大野这张写满了心情的脸比较有意思。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大野十分认真地给樱井梳理了一遍故事,从相叶和二宫是怎么在小学里认识的,一直到二宫是怎么为了陪相叶而进入演艺圈,再到相叶是怎么把二宫追到手,细节之详细动人让樱井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大野自己写的故事。

不过樱井此时已经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甚至想下一秒就去帮着相叶和二宫和上级说软话,可惜大野智终归还是大野智,这个人讲着讲着,就说到了他们三个唯一一次航海的经历上去,一路上二宫怎么吐的毫无形象,他是怎么机智地制伏一条石斑鱼的,还有他的吊钩被鱼拖跑的故事,简直变成了钓鱼课堂。

樱井被大野逗得前仰后俯,啤酒一杯接着一杯地要,小菜也吃得见底了,到最后差点忘记了自己和大野来这里喝酒的目的。

喝到差不多的时候大野起身说要去厕所,樱井迷迷糊糊地点了头,靠在一边等大野回来。结果再醒来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不认识小姑娘满脸担心地看着自己,似乎把自己当成了喝醉酒不能自理的怪大叔。

樱井狠狠骂了一句,刚起身要去找大野,就被服务生拦下来递了账单,顺便告诉他他的同伴已经提前走了。

闹半天大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路了,留下了他和一张账单面面相觑。

樱井烦躁地拿出手机,这才看见大野一个小时之前的短信。

[翔酱睡得好香我就不打扰啦!明天公司见哦!下次请你吃饭!]

樱井看着那串没有署名的手机号,却突然觉得心情大好,甚至还多留了一点小费在账单里。

他随手把大野的名字输进去,洋洋得意地踏出了房间。这一晚收获颇丰。

 

大概是被大野故事里的相叶和二宫感动了,再加上相叶看着自己时可怜兮兮的一对眼睛,樱井在那之后还真暂时把事情压了下去了,没让相叶在大众荧幕面前留下什么不良印象,也成功地安抚了事务所的高层。和大野的那次谈话过后,樱井竟然对二宫不自禁地产生了好奇,怎么也想见见这个能把大野制得服服帖帖、还能容忍相叶的传说中的竹马。

没想到这个机会没过多久就被樱井逮到了,那天大野和相叶在相同的电视台有行程,而且时间也差不多,樱井就连报备也没打扯着相叶去了大野的休息室。两个人进去的时候大野已经化好妆,做在二宫旁边打坐一样不知道在想什么,二宫则在旁边捧着手机发呆。相叶本来听说樱井要带自己串门一万个不乐意,结果在看见大野和二宫的瞬间兴奋地作势就要往前冲,被动作灵敏的樱井一把拉了回来。

“小和!o酱!”相叶丝毫不介意被樱井拽住的衣领,十分卖力地和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大野和二宫招手。樱井这时终于确定了乐屋里只有二宫和大野两个人,也就反手带上了门,由得相叶去了。

二宫看见相叶的时候有点愣神,狐疑地看了一眼大野,见那人对自己不理不睬,这才接住了自己一蹦一蹦飞奔到自己身上的恋人。

樱井虽然默许了二宫和相叶的事情,但看着自家这些年带出来阳光帅气的爱豆先生趴在另一个看起来还没成年的男孩身上没完没了地蹭来蹭去,画面还是说不出来的违和。

樱井正在表情尴尬地四处观望了一会儿,发现躲不开有相叶和二宫的画面,只能眼睛瞪得圆圆地盯着大野。

大野这会儿也在看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睛里却亮晶晶的似乎缀满了星星。

大野会意,他简单地和二宫交代了两句,让相叶和二宫在大屋说话,下一秒就推搡着樱井带进了旁边的侧屋。

关上门的时候樱井长舒了一口气,用眼神好好地感谢了大野一番。

“今天是特别招待哦,平时他们两个这样我早就看习惯了。要不是害怕翔酱看不惯我才不要躲在这里呢……多无聊啊。”

大野对樱井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换了称呼,省了那个尊称,和相叶一样管他叫翔酱。

本来樱井这人规矩挺多,不喜欢别人给自己起外号的。可是大概是在相叶这个纯天然身边呆久了,大野拖着鼻音叫他的声音意外地让他很受用。

樱井拉住大野的手神情夸张地对着大野说谢谢,下一秒就想脱口而出不然你和我谈恋爱啊。

大野被樱井拽着晃来晃去,自然没有注意到樱井一秒钟的尴尬,乐呵呵地配合着他的节奏摆动着手臂,前后摇晃着身体。

里屋有些狭窄,两个人玩够了,终于在不大的方桌边坐下。大野就近在咫尺,这么近的距离未免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与自己的不自在相比,大野倒是显得格外坦荡。他从旁边拿过一个纸杯,接满了水就推到了樱井面前,搞得和相亲对谈节目一样。

“谢谢”樱井赶紧接过来,低头道了谢,“那个,大野桑……”

“翔酱跟着爱拔酱叫我o酱就好了,叫大野总显得我很老的样子。”

樱井点点头,轻轻嗓子直接改了口,“o酱,你家二宫桑……真的成年了?”

大野正在喝水,一口水接着樱井的话音瞬间成了喷泉,一滴不剩地喷在了樱井脸上。

“咳咳,咳咳……”大野捶着自己的胸口一个劲儿的咳嗽,樱井被弄得满脸是水,条件反射地抽了一张纸都不知道应该要递给大野还是先弄干净自己。

大野此时也连忙站起来,一边噗噗地笑着一边拿了面纸在樱井脸上胡乱擦着,开心得连道歉都要忘记了。

樱井被他捧着脸擦来擦去,气得竟然忘记尴尬,任由大野去弄,嘴上还没完没了地骂着笨蛋。

大野清理好了樱井,自己则捂着肚子蹲在一边接着笑个不停,边笑还不停擦着眼泪,樱井被他弄得心烦,凑过去就想要捶大野的后背,抬起来的手却在开门声中戛然而止。

“你们玩够了没有?”二宫拉开门的时候明显心情不太好,相叶似乎在一旁试图阻止,一条手臂还挂在二宫的肩膀上。

大野这下终于不笑了,直起身来看着二宫表情愧疚,低着头小声咕囔了一句对不起。

樱井终于意识到是两个人的声音吵到了屋外的二宫和相叶,也跟着大野低下头,愧疚地道了歉。

二宫见效果达到了,直接关上门拉着相叶离开,留下大野和樱井两个人面面相觑。

 

大野和樱井因为那一口水的缘分迅速熟稔起来。有时在公司遇见了,大野就会和樱井打个招呼,两个人一起喝酒的机会也瞬间多了起来。

大野趴在桌子上打着酒嗝,“小翔刚来公司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了哦。那时候你染了金色的头发,戴了酷酷的耳钉,走路呼呼地很有气势。我那时候就想这个人以后肯定不得了。没想到还真被我说对了。你看爱拔酱这几年被你带的多好。”大野说到这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致敬一般向樱井举举酒杯。

“你不想出名吗?”樱井听他这么说,以为那人是嫉妒,脑子里拐了一百八十个弯,思考怎么能够把大野收入自己旗下。

“我这样就挺好啊。”大野见樱井会错了意,连忙抬起头来冲他摆手,“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就算绝超好调。”

樱井不解,歪着头看着大野。

“这样多好啊。你看爱拔酱,名气确实是不小,可是连恋爱都不能好好谈一场,被电视银幕圈得死死地。哪儿像我,守着这么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剧场,偶尔在综艺番组里跑跑龙套,也落得安生。”

大野的话不无道理。他们混娱乐圈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像大野这样自由自在的,也确实没什么不好。可是樱井还是觉得可惜。这个人满身的才气,却不能被别人肯定,他替大野觉得不甘。

樱井的脑子里放了很多事情,他觉得大野应该有的荣誉和他所喜爱着的那个人的洒脱相背离,令他觉得有些迷惑了。

大野的手臂靠着他,挨在他旁边把脑袋贴着桌子,一边大叫着好热一边搂着啤酒杯嘟着嘴乘凉。

樱井本来就喝了不少,又被大野叫出来喝第二场,感觉真的有点高了,不然他怎么会觉得大野扁着一张脸趴在桌子上那么可爱。

他突然变得很想吻一吻大野智。出于他那么多年偷偷喜欢他的轮廓喝他的才气也好、出于他们相熟以后他黏呼呼地叫他的名字也好,樱井想吻他,就真的照做了。

他把大野从桌子上拉起来,扳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得自己近一点。

大野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睫毛忽闪忽闪地扫过樱井的眼角,弄得他直痒痒。

这个吻从一开始的蜻蜓点水变得急躁起来,樱井用舌头撬开大野的牙齿,吮吸着他口中和自己一样的酒精味道,大野不知什么时候攀上了他的肩膀,配合着这个亲吻。

“翔酱的肩还真是溜。”

一吻过后大野如是说。

樱井被他说得恼火,皱皱眉头就要再去啃那个人的嘴唇,却不想大野一个脱力从樱井的肩上滑下去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笑到脱力。

 

一周年的时候,樱井陪着大野去了一趟海外。大野一直想去更宽阔的海域钓一次鱼,樱井嘴上连连叫苦,还是心软地帮大野安排好了这次的行程。

樱井心甘情愿地陪着大野一连失联了好几天,他们在一望无垠的海面上静静倚靠着,谁也不说话,却谁都离不开谁。

樱井想吃三文鱼,大野就真的傻兮兮地在明知并不是当旬的时节耐着性子给樱井钓三文鱼。虽然奇迹并没有发生,只是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的手指上竟然套了两只对戒。

大野多少也算是个公众人物,两个人在机场的时候被守株待兔的媒体抓了个正着。樱井索性与大野对视一眼,拉过大野的手,耀武扬威般地让记者们拍个够。

呆在大野身边久了,他才开始渐渐明白这个人。如果说以前的大野对于他来说更像个谜,那现在的大野要更普通一点,更想让他靠近一点。

大野不静不躁,做什么都温吞吞的,却又从来不乏自己的个性。

大野确实是个自由的人,但这并不能妨碍他成为一个很好的爱人。

也正像大野说的,因为不温不火地,只是安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落得一身清静。

这样也好。

第三年的时候大野决定隐退,大野母校的恩师一直对大野赏识有嘉,再加上樱井顺水推舟地说了几句好话,大野便如愿以偿地回到母校,做了一名舞蹈教师,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樱井有的时候会来大野的学校,隔着栅栏看跑出来偷闲的大野坐在操场边的草丛里撇着八字眉啃一只小圆面包。樱井也不打扰,好笑地看着那个人被偶然经过地几个学生拉着团团围住,拧着眉毛没办法地被他们拉走。

栏杆外面的樱井翔与大野咬着同一个牌子的面包,目光里堆砌着那个人的影子。

大野智依旧是那个自由过头的大野智,樱井翔也还是那个雷厉风行的樱井翔。只不过他们在一起,谱写了一段不能再普通的爱情。

END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