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鸡味香菇

💙❤️💚💛💜

【竹马】七宗罪

竹马最近太可爱了www

发几个无聊的小段子

现实向ooc预警

 

傲慢

以这样一套狗狗的cosplay装束出现在二宫和也面前,相叶其实觉得很羞耻,但同时却有一点小小的愉悦,自己的这种play能够被二宫看到。

当然不是什么恶趣味,只是二宫和也进门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了,二宫看他赤裸裸的眼神,一定是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

“那么,和也先生,请问你是猫派还是狗派呢?”相叶雅纪歪歪头,嘴巴却已经不受控制地弯成好看的弧度。说是问句,可是相叶其实一早就已经被预知了答案。

回答问题之前,二宫在镜头外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用力得几乎都要看不见眼珠。

你也很努力呢,和也先生。相叶先生了然地仰起头,不经意间小小地骄傲了一下。

“汪!”叉着腰的二宫和也隐晦地与相叶对视,用行动回答了相叶的问题,“我可是相叶派啊。”

呀!真是的,那么可爱是要闹哪样。相叶挤挤眉毛,不甘心地承认自己被二宫先生可爱到了。

二宫先生,这么少女漫画的情节,亏你也说得出来。

二宫其实说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特别是他看得得意忘形的相叶以后——

二宫先生你清醒一点啊!恋个爱而已!我觉得你还是能抢救一下的!毕竟人家只是在问你喜欢猫还是喜欢狗而已!

二宫觉得自己应该给自己来一记耳光比较好,情话说多了,连上番组都不利落了,还好我们是ARASHI,还好大家都不会多想。二宫长舒了一口气,找到了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现在的问题只剩下相叶……

那个相叶氏……傲慢是病啊!你那个狗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的态度收一下好不好!

二宫默默跟在收工了的相叶身后,相叶还没来得及脱掉那身犬叶的服装,刚刚卷得好好的一条尾巴,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直冲云霄,连相叶走路的姿势也似乎大摇大摆了起来。

“岚的感情真好呢!”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一边给二宫递过水来,一边微笑着感叹道。

“是啊是啊,谢谢你哦~”二宫的手伸到一半,就被不知什么时候窜到自己身边相叶抢断了。相叶搂着自己的肩膀,接过了staff手里的水瓶。

这家伙,搞什么名堂。二宫看着笑容还在扩大的相叶,忍无可忍地去掰他的狗尾巴,“狗尾巴收一收了!”

“没办法啊,小和说喜欢我fufufufu”相叶把水拧开塞进二宫手里,又压低声音继续说,“你刚刚不是才选了我嘛”

“我……”二宫被问的百口难辨,索性在相叶腰上掐了一把,随他蹦蹦跳跳去了。

没办法啊,说喜欢的人是自己,那就由他去吧。猫也好狗也好,二宫和也可是坚定的相叶派。

 

 

愤怒

要在这个世界上掀起暴风雨。

这句话相叶十几年前曾经背到做梦都能说出来,长大了偶尔喝醉了酒,也会摇晃着脑袋用奇怪的音调说起这句话来。说出这句话的时机也许有时错得离谱,但语气里面却永远是少年的认真。对于他们来说那时候的梦想太过美好而遥远,这个梦想花费了他们十几年的时间,才终于慢慢变成了现实。五个人有理想的青年在各自的领域内努力着,可偏偏在以为什么都不会出差错的三十代,岚里面却刮起了暴风雨。

五个人从没有吵过架倒是真的,但是如果说没有冷过战,那就有点太牵强了。

比如说现在。

归根结底原因是二宫和相叶。

虽说相叶和二宫都是性格还算温和的人,可情侣总有吵架的时候。二宫和相叶吵架有一个特点,两个人都不争不闹,坚持采用冷战到底的美俄政策。

这样的战争模式有一个特点,破坏力不大,杀伤力却很大。最遭殃的自然是成员里面的其他三个人。

先不说大野智的钓鱼杂志无端端被二宫抽走无数次,也不说相叶自由过头地打翻了松本的美容液,就连最会观其变的樱井翔也惨遭遇难。

相叶自己虽然对于团里面的其他几个人心存愧疚,但却还是败给了愤怒,被名为愤怒的情绪恶狠狠地支配着。

他已经三天没和二宫说话了。

就算是五个人的固定番组,他也没有和二宫和也说过一句话。连早上好都没有。连带着樱井好几次可怜兮兮地想要促成两个人的一段对话,都被相叶和二宫默契地一人一记眼刀瞪了回去。

翔酱对不起。相叶雅纪在心中为樱井默哀了三秒钟,捏捏樱井的后脊当作是安慰。却还是没忘记在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前特地绕了个远,狠狠地踏过二宫和也所在的位置,故意把他的掌机打到了地上。

二宫不动声色地捡起来,斜乜了相叶一眼,便捧起游戏机专心看屏幕去了。

转眼二宫的方位就传来了大野智的哀嚎。

利达对不起。相叶透过化妆镜对莫名被怼的大野浅浅地鞠了个躬,却阴谋得逞般地露出了笑容。

这样很不相叶雅纪,相叶默默检讨了一下,心里却爽快地不得了。冷战的第三天,相叶现在颇有把这个记录延长下去的冲动。看二宫和也窝火,这可比覆盖二宫的游戏记录有意思多了。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相叶小朋友以为二宫当晚要应酬到很晚就和J家某知名相叶小伙伴Y一起去吃饭并将小伙伴带回了自己家,相叶小朋友与小伙伴两个人在屋子里喝到high,结果二宫小朋友回家的时候就看见相叶小朋友与小伙伴Y抱在一起傻笑的场景。二宫醋坛子还是没忍住生气了,与喝多了不认帐的相叶小朋友吵了一架。

相叶小朋友与二宫醋坛子就为了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冷战了整整三天,朋友Y表示很无辜,但是Y的友人H告诉他这其实是一种情趣。

“你们就吵架吧!我再也不和你们玩了!”冷战第四天,樱井小朋友推门看见二宫把相叶吻得无处可逃时,忍无可忍地大吼着夺门而出。

唉,近来世风日下,吵着吵着就画风突变,樱井翔也很绝望啊。

 

饕餮

相叶雅纪最近压力有点大。新月九,各种SP再加上固番,虽然离他人生最忙的时候还相差甚远,但各种各样的事情堆在一起,也足够相叶紧张一阵。

作为超级偶像需要牺牲的东西有很多,比如说规律的作息,比如能够躺在家里放空的闲暇时间;说实在,他们能够真正被自己支配的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

所以一到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相叶雅纪的压力总是很难得到疏解,因此相叶off的时候整个人便蔫蔫的,也不想和其他人说话,一个人把脑袋放在梳妆台上,心情烦躁地数着镜子上的污点。

“吃点东西吧。”二宫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炸鸡,热乎乎地散发着好闻的气味,一下子唤醒了相叶沉睡的味觉。

“好香!”等到二宫凑到相叶跟前,发呆很久的相叶才意识到乐屋里已经飘了很久的炸鸡味。

“小和去买吃的了?还不到吃饭的时间哦。”相叶吸了吸鼻子,让炸鸡的味道充盈着自己的鼻腔,食欲也跟着振奋了起来。

好想吃啊。

“没出去哦,门口拦截到的。”二宫把炸鸡放在相叶面前,又把筷子和柠檬塞到相叶手边,“你不是懒得动,那就吃点东西喽。”二宫搬来已经坐在相叶身边,佯装着想要去抢相叶的炸鸡定食,果不其然被相叶灵敏地拍掉了手。

相叶雅纪有暴食症,二宫和也是知道的。当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病症,相叶最多也只是会在压力很大的时候变得想要吃东西而已。但每到这段时间,相叶就会把屋里翻个底朝天,不停地吃零食不说,只要放下手里的食物就会变得无所适从,精神不振,就像现在这样。所以为了帮助相叶渡过难关,二宫每到这时总是会和相叶一起到处搜刮食物,把能找到的东西都往相叶身边囤。

刚刚还趴在桌子上无所事事的相叶,现在已经欣欣然地接过了饭盒,转眼已经吃下去了大半。

“你慢点吃吧,有没人跟你抢。”二宫摘掉了相叶脸颊上一颗顽固的饭粒,从书包里掏出来一支酸奶。

“记得喝了,助消化。”

最近岚的乐屋失窃案频发,受害者樱井翔拜托马内甲A所购置的便当总是离奇失踪。樱井先生搜遍了整个后台,也没能找到罪魁祸首是谁。倒是相叶雅纪,每次看着自己找得焦头烂额总是笑得羞答答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似的,问他却什么都不说——嗯,吃人家手短,拿人家最短——樱井刚想要再问下去,就感觉到了二宫和也紧盯自己的视线。

命苦的人还是自己出去买饭团喂饱自己吧……

 

 

 

嫉妒

谁都知道岚里面的大家关系很好,二宫与相叶是一对竹马。二宫天生刀子嘴豆腐心,对相叶却总是没办法;相叶则是一个连陌生人都会直呼名字的烂好人。

但是却鲜少有人知道,二宫和也不太喜欢相叶对别人好。

说不喜欢可能太不尽人意了一点,但是每次相叶对别人温柔得过分的时候,二宫总有一种冲动跑到最前面,把相叶拉回自己身边。

像他们这种需要在镁光灯下抛头露面的角色,最怕的大概就是有一个小心眼的恋人了。

和他们一起长大的松本润曾经无数次感叹过两个人是如何天造的一对:相叶雅纪是个小哭包,而二宫和也则是个大醋坛子。

松本不止一次见过相叶因为银幕里二宫和女主角的一个吻而变得可怜兮兮;二宫为了相叶牵了谁的手而吃味好半天。明明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明明他们演员的身份早就命中注定,可在这种地方是两个人却只能用可爱来形容了。

二宫对于这个问题总是有自己的说辞,据说是茅塞顿开的。某一天二宫行长看着自己几年累积下来的银行存款,突然就明白了自己对相叶雅纪的感情。说白了他就是个守财奴啊,而相叶雅纪又是他最大的宝藏。不小气相叶他能小气谁。

从小就被二宫和相叶荼毒的松本润居然觉得二宫行长说得有那么一点道理。

松本今天陪着二宫去看了相叶的新电影,当出现相叶与女主吻别的一幕时,连松本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跟着紧了紧。二宫和也不爽了,二宫和也绝对不爽了。松本用余光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身边的二宫,那人正看得目不转睛,双手却已经攥成了拳头。

“所以说是导演的问题嘛!最后那一幕明明就没有必要啊!相叶那么木!”观影过后,二宫此时正捧着酒杯,愤愤不平地对松本说。

“你是说山本光吧……”松本无力地抚额,表示这么难缠的二宫君他好想扔给相叶雅纪啊,“二宫桑……请你不要将人物和现实混淆……”

“但她是不是亲相叶了!还是360度无死角的那种!”二宫抓了一把桌上的柿种,说得咬牙切齿。

“情节需要嘛……你看他们不是互相表达了心意?”

“谁表达心意?表达了什么心意?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手法表达心意?”二宫小学生突然打翻了醋坛子,上演起了三段式的逼问方法。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松本暗自诽腹,你演电影的时候还男的女的都亲过呢。

“那个……nino,不然我帮你打个电话给导演啊?他应该能帮你解释。”松本好心好意地提醒道,顺势就要拿出电话拨号。

“好!你让他来!他来了我和他好好理论理论!嗝……”二宫挥着手示意松本赶紧动作,又给自己叫来一杯啤酒。

还真打啊!诶,话说,这部剧的导演是谁来的?

当二宫和也愤懑得差不多时,松本搬来的救兵终于到了。

当然没可能叫来导演陪二宫无理取闹,但是相叶雅纪松本润还是叫得来的。

“爱拔桑,nino就交给你了啊”松本把相叶招进来,便一溜烟跑了出去。这种时候他还是不要待下去为妙,虽然这种年度大戏他也很想看,但鉴于樱井桑之前的经验之谈,一旦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闹别扭,跑!能跑得多远有多远!

 

 

 

 

懒惰

‘今日天气,晴,万里无云惠风和煦’相叶雅纪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写道,‘适宜出行,但不适宜小和出行。’

相叶雅纪可怜兮兮地啃着笔帽,望着窗外面叽叽喳喳的一群小鸟突然心生悲凉。

今天天气晴朗微风和煦,但二宫和也从一早就拒绝了他的出门请求。

相叶抱着一只浅黄色的抱枕,悄悄凑近了自己打游戏打到废寝忘食的恋人。

“小和……我们等下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不要”二宫眼睛都没离开屏幕,只是把身体靠进了相叶一点,好让相叶感觉到他的重量。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过要在家吃饭?”屏幕里二宫控制的小人再次闯关成功,二宫这才放下手里的游戏,“相叶氏,可以至少等我通关再说吗?我都好久没有假期了。”

二宫对游戏的热情,说起来还真是蔓延了不少年。从二十年前那个搬着游戏到他家常驻的少年开始,到现在这个拎着啤酒霸占他家电视的大叔,相叶早就已经见怪不怪。相反他倒是有时会庆幸二宫能有这样一个永不腻烦的爱好,而自己也心甘情愿陪他窝在家里懒着。

只不过看着自家阳台上门庭若市的小鸟们,相叶雅纪还是偶尔会寂寞罢了。对于户外派的相叶,果然天气晴朗的春天还是要出去走走的。

“那小和,我等下出去走走?晚点回来一起吃饭?”相叶给二宫正了正靠垫,这才抽身把懒洋洋倒在自己身上的恋人扶正,“我回来的时候去趟超市?中午想吃什么?”

“汉堡肉吧……”二宫不满地直起身子,瞪了一眼已经从自己身边移开的相叶。相叶站起来捋捋袖口,俯下身子在二宫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

“你干嘛啦!!”还没等二宫反应过来,相叶已经跳出去老远,傻笑着吧嗒吧嗒跑到了玄关。

唔,那个笨蛋。

笑容在他的唇边扩大开,二宫靠回被相叶调整得舒适的靠枕上,不再去管那个精神满满的室外派。

反正那个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回家。

 

二宫和也是被饥饿感唤回现实世界的。二宫放下手柄,这才发现时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了一圈了,而相叶那个笨蛋还没回来。

干嘛去了?二宫拿过手机查看着相叶的信息,发现那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和自己联系过。

不会又迷路了吧?二宫转转眼珠,决定还是亲自出马,把相叶拎回家。

开上自己的小轿车,二宫果然没走几个街口就发现了相叶的行踪。天气正正好,可相叶却戴了一个迷彩的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装备像极了要去抢银行。

“滴滴”

相叶迷彩兔被二宫的喇叭吓了一大跳,差点顺手把手里的购物袋扔出去。

啊,我的汉堡肉。二宫哀嚎一声,把车停在了路边。

还好相叶下一秒就反映过来,噌地一下爬上了二宫的车。

“小和怎么出来了?”

“看你这么晚还不回家,担心你被拐卖。不说这个了,你cos樱井翔干嘛?”

“诶……偶尔尝试一下门把的品味嘛!我也有试过套着小和的T恤出门哦!就是太别扭了。”

“……”

“话说小和,你出来找我我是很开心啦……但就这么两步路你走着来不好吗?”

我乐意相叶雅纪你管我。

 

 

 

贪婪

相叶每次和二宫搭班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去偷看二宫。

“小和,腰不舒服?”

趁着场景切换的时候,相叶偷偷绕到了二宫的身边,一只手扶上他撑着自己后腰的手背,凑在他耳边小声问道。

“唔……大概是刚刚爬台场下巴的时候抻到了了。”二宫没有回头,却悄悄地将重心向后移了一点,不可察觉地轻轻靠着相叶支撑着他的手臂。

“谁让你这么使劲儿的……”相叶轻轻揉着二宫旧伤复发的地方,小声抱怨了一嘴,语气不善,“都说了这种大力男的角色让我来做就好了。”

“偶尔想帮你分担一下嘛……”二宫从相叶这个并不显而易见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他的恋人,向他轻轻点了点头,“等下踢球我们一起哦,还要请相叶桑多多指教了。”

二宫勾起了一个笑容,离相叶远了一点,走过去和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对之后的进度进行着交涉。

什么嘛……这个人。

二宫的背影被人群冲淡了,但是相叶依旧能很好的分辨出来。

只要是那个人的一切,都永远也看不够。

 

相叶家的鹦鹉没见过樱井的ZERO、没欣赏过大野作画、没嫌弃过动物苦手的松本,却管二宫和也叫作kazu。

和《动物园》里那些软绵绵地舔着他和相叶的小狗不一样,相叶那只漂亮的凤头鹦鹉,看见二宫的时候会高兴地竖起头顶上黄色的顶羽,拍打着翅膀管他叫kazu。毫无疑问是相叶教的。

还没和相叶住在一起的时候,二宫偶尔过来时,会找不到相叶的人影。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一惊一乍地在卧室客厅厨房里面同同走一遍,后来二宫也渐渐摸出了规律。如果相叶没出门迎接他,那多半是在阳台逗他的鹦鹉。

这种时候二宫总喜欢在门口看一会儿。相叶穿着一双浅绿色的拖鞋,眉眼温顺地跪在那里,手上抓了几颗鸟食,十分耐心地教着鹦鹉讲话。

“ka—zu—ka—zu—”相叶的声音透过玻璃门小小的缝隙传过来,打在二宫的心上,嘭嘭、嘭嘭。

那是他鲜少见到的相叶。那是他永远也听不够的声音。

他从没有和相叶说过,其实他爱死了相叶叫他名字的样子:撒娇时候拖着长音叫他、番组上面气势汹汹地叫他、想要坑他一把时坏笑着叫他、还有与他耳鬓厮磨时混杂着喘息叫他……

他想告诉相叶,他们走过了这么多年,那些声音,他都听到了,那些喜欢也都好好地传达到了。

可是还是不够、不够。他总是想要更多、再多。

有点像他们小的时候,喜欢着一个人却又不敢说出来,只能念念叨叨着他的名字,希望自己微小的声音能够被听到。

明明可笑至极的举动,一个人没完没了地叫着另一个的名字,另一个人却怎么也听不够。

 

 

 

色欲

“相叶,我们私奔吧。”

曾经很多年前,他们还是jr.的时候,二宫和也和他说过这样的话,语气认真得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那后来他们去了哪里相叶已经记不真切了,估计最多也就是在海边走了一圈,可相叶直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跳加速。

“相叶氏我们私奔吧。”现在二宫和也就站在他面前,突兀地站在乐屋的正中央,像小时候一样把手揣在兜里,没拿他的游戏机,翘着下巴对窝在沙发里睡眼惺忪的相叶这样说。

一瞬间相叶以外自己是不是穿越了。再或者,几秒钟以前二宫和也的脑袋刚刚撞了地球。

“小…小和?”相叶迷迷糊糊地眨巴着眼睛,终于把视线对焦在了此时正俯视着自己的二宫和也身上。

这样的目线观察二宫实属难得。相叶悄悄嘲笑了一下二宫的身高,却识相地一句话没说。

相叶揉眼睛的功夫,二宫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欺身抽走了裹在相叶身上自己的衣服,撑着手臂压在相叶身上再次一字一句的说,“我、说、我们、私奔、吧。”

二宫仰着头,迎合着相叶迷茫的视线,趁着那人不注意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唔…”相叶不知道二宫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变成这样的,只知道条件反射一般地去搂二宫,另一只攀上了二宫的腰侧。

二宫的手指紧紧地扣在相叶的脑后,强迫他相叶也抬起头吻他。

二宫灵巧的舌头在相叶干燥的嘴唇上来回游走,终于耐不住性子长驱直入,把相叶死死固定在自己怀里。

相叶像只兔子一样躲闪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能躲过二宫的强势,他顺从地张开嘴,让二宫和自己纠缠在一起。

他们都忘了这是一间外面还人来人往的乐屋。二宫居高临下,闭着眼睛狠狠地吻着相叶,睫毛一瞬间扫过相叶的脸颊弄得他直痒痒,相叶猛地睁开眼,眼前二宫一张熟悉的脸让他根本无法拒绝。

相叶认命地再次闭上眼睛,感受着二宫炙热的气息在自己胸腔中扩大。

“小……小和……不能在这里……”当相叶感觉到二宫不怀好意的手掌正隔着布料揉捏自己的下身时,终于发出了微弱的抗议声。

“我不做全套,门锁了他们还要过一阵才能来,你自己别出声就好了。”二宫声音喑哑地在他说,恶作剧地啃了啃他红透了的耳垂。

算啦,就由他去吧。

 

大野智还是没忍住偷瞄了一眼相叶雅纪短袖里露出来的那一片斑驳的吻痕。刚刚进屋他就注意到了,相叶整个人都红彤彤的像只虾米,而从袖口露出来的一片红色更是搏人眼球。

还好等一下穿的是西装。大野望了望衣帽间里一排硬挺的西装,衷心地深深呼了一口气。不然相叶酱一定要被化妆师姐姐骂惨了。

罪魁祸首二宫和也此时心情正好,他一路哼着新曲走进乐屋,冲着一圈人愉悦地打了招呼,便向自己的座位走来。

大野眼睁睁地看着二宫笔直地走近,下一秒头上毫无防备地多了一个栗子。

“好疼!”大野捂着自己被二宫和也毁掉了的发型,欲哭无泪地想着,这下被化妆师姐姐骂的人要变成自己了。

不就是多看了一眼吗!小气鬼!


END

 

也许会补个车也许没有www



评论(1)

热度(129)

  1. 小天儿炸鸡味香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