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鸡味香菇

💙❤️💚💛💜

【SAN】PARADOX(二)

信号灯3P,不喜勿入!!!

此章为二相


二.

八点一刻,离预约的时间晚了十五分钟。

今天以来二宫已经不知道查看过多少次手表。他按照约定等在铁轨后面一块隐蔽的空地上,等着相叶老爷派的人将他接入府中。

二宫和也是谁?他可以有很多身份。一位K大出身的优等生,一位在K城立有军功的前警员,又或者,相叶雅纪的旧相识。

前两个是他惯用的身份,在K城若是提到二宫和也的名字,虽然说不上如雷贯耳,但也绝非无名小卒。刚刚缴获了一起非法倒卖军火重案的二宫警部,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却突然选择辞职,成了L城贵族的走卒——
二宫当然知道那些人在背后怎么说他。什么没有气节啦,见钱眼开啦。诚然金钱对二宫确实有不小的魅力,但这与加入相叶家毫无瓜葛。为相叶家所用,这是他步入社会之前便做好的决定。

“相叶家不需要没用的人。”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被相叶的父亲找上门时,那个男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少年的二宫和也是个没什么欲望的人,这样的二宫高中毕业那年正巧谈了恋爱,恋人也有希望能够一起生活的想法,二宫便准备顺水推舟,将两个人正式捆绑在一起生活下去。然而很多事情总是事与愿违,刚刚欢天喜地地毕业,他们的世界便顷刻间变了样子。

这种时候才要感叹命运的造化,本来平庸的二宫和也,竟然被相叶家的家主相中,被相叶家的老爷作为御前侍卫的准继承人来培养。

那时的二宫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毛头小子,可他的恋人,却恰巧是相叶家的准继承人,长子相叶雅纪。

在L城提起相叶,可谓是无人不知。据说相叶家自平安时代以来就一直存在,历代天皇都对L城的相叶氏关爱有加,他们的家族便在这片土地上兴旺了千年。相叶家具体是做什么的,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就连相叶家的家庭组成,外界也都众说纷纭。

直到毕业那天,二宫才知道相叶的真实身份——御前相叶家,这个时代最后的华族。

若不是相叶向他阐明身份,二宫恐怕一辈子也不会与这个传说中的家族有任何瓜葛。可偏偏就是这个相叶雅纪,这个他喜爱的相叶雅纪,竟然是那个谜一般家族的接班人。

相叶这个姓并不多见,但在L城也并不能算得上稀奇,二宫从没以为相叶会有一个这么夸张的身份——相叶安静、平和,在班上从来不愿意崭露头角,就连和不熟悉的人说话都要闹个大红脸。刚开学的时候,可能就是看这人实在害羞的不行,二宫才会忍不住想要逗弄他,想要靠近他。熟络起来的相叶是个健谈的家伙,他和二宫一样喜欢棒球和游戏机,还经常偷偷带掌机到学校与二宫分享新出的游戏。因为相叶的存在,甚至一些还未公开的游戏,二宫也总能一睹为快。那时候二宫并未多想,他只当相叶有点途径,又是个仗义的伙伴,也愿意将自己的所有物分享给他。

少年的喜爱纯净得不带一点瑕疵。同窗以来的感情与萦绕在他们周围的毕业气氛,使他们顺势赶着毕业的末班车成了情侣。

越是快要分开,想要亲吻相叶的欲望已经满得几乎要溢出胸膛,二宫有时连游戏都打得马马虎虎,盯着相叶粉红色的嘴唇发上好半天的呆,就连耳尖都被这种强烈的感情蒙上了粉红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地发着亮。

很想吻吻他。天台,午后,两颗跳动的心。二宫这样想着,就遵从自己的内心这样做了。

一个安静干爽的吻。蜻蜓点水一般,时间微微停止,然后又继续安然流淌。

还在苦恼下午数学小测的相叶瞬间从书海中醒悟过来,嘴巴惊异地张开,两片唇瓣组成一个菱形,活像二宫手机中经常出现的表情符号。

明明是夏天,明明蝉鸣的惹人心烦,二宫却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吞咽声。他红着一张脸又低下头去,心不在焉地与恶龙拼杀,过了老半天才听见相叶一串徐徐上扬的笑声,就好像是一颗宝石,坠进他心底的湖里,泛起一圈又一圈细小的水纹。

大概、是喜欢吧。

喂,不要笑啦——

——可是我就是想笑啊!

……笨蛋!再笑我就亲你了!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气急败坏追打着相叶的自己,和相叶冲自己扭头做得鬼脸,爱恋简直单纯得可怕。

年轻、富有活力的喜欢。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像平常一样毫无营养地谈论着新出道的少女偶像团体,凑在一起玩早就通关的联机游戏,装得好像谁也不喜欢谁一样,可是却开始不由自主地在意那人的一举一动,还十分小气地偷走那人没来得及拆开的情书,咬牙切齿地看一遍,嫉妒的潘多拉宝盒都被打开,仿佛咬了一口快要熟透的青苹果。

那时候的他们只希望洒满月光的坂道永远也走不完,午休后的自习长到太阳落山,随身听里的隐约能放24小时——

那时候的他们觉得每天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一辈子却很长,而他们可以一直在一起。

相叶毕业之后便要回到府上去学习作为贵族的所有礼仪,因此毕业便几乎刻不容缓地向他阐明了身份,想要邀请他去那个从未向外人揭露过的华丽宅邸,去过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生活。

如果这个故事是一位公主和王子的幸福童话,那讲到这里也快要到了圆满的时候。可惜二宫是个年轻气盛的男孩,不要说和相叶在一起,连能够继续作为相叶的友人,都几乎成为了奢望。

这个少年的约定,一迟到竟然就是十年。

最终那位来接自己的人迟到了三十分钟。二宫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个黑色西装的向自己走过来的男人,那人脸上公式化的笑容让他觉得没来由的讨厌。

相叶曾经哭丧着脸对自己说过,如果回到宅子里,便会被父亲请来的老师与管家连环轰炸,学习那些刻板得不符合时代的礼仪。

衬衫从西装的衣袖中严格地露出两公分,连胸口方形的口袋巾都考究到让人心烦的地步。想必这便是相叶曾经说过的那类华族特有的古董人物了。二宫冷哼一声,面色不善。

“二宫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樱井仿佛并未在意二宫的表情,他淡淡对二宫浅行一礼,便他命令司机拿过二宫手上略显单薄的行李,,“相叶老爷已经在府上等候您多时了。”

路上樱井简单地向他介绍了一下相叶家的情况,这些话老爷子在电话里已经和他唠叨过不知道多少遍了。说到底相叶家如何他并不算在意,比起这些他现在更想见见相叶雅纪。被迫分开时他们并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告别,而凭相叶老爷子的行事作风,自己这些年来的情况想必也一点都不会传入相叶耳中。

车子终于驶到门前,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二宫还是不免被这座豪宅的华丽程度震惊了。偌大的庭院、仿若欧洲广场一般规模的喷泉,阳台上的管弦乐团——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踏入相叶家的宅邸。与他同相叶雅纪的那个约定,已经隔了整整十年。

 

樱井带他直接穿过前面的门厅向里走去。相叶家的早晨刚刚开始,相叶雅纪坐在正厅的长桌上一边挽着袖口,一边侧耳倾听女佣新采购的红茶。

管家带着人进来时相叶刚好抬头,视线与管家在空中交汇,礼节性地点头,便又低下头去抚弄自己新买的米色袖扣。等樱井把人带进屋里,相叶才又想起什么似的猛然抬头,差点将手边的玻璃杯碰到地上。

樱井身后的那个人——头发被很好地定过形,只留下几缕轻薄的前发散额头,眼睛是淡淡的黄糖颜色——以往相叶每次长久地注视这双眼睛,心神便几乎要被吸入银河。这个人此时也正在看他,时间毫不吝啬地作用在他们身上,转眼竟已过去了这么些年。若不是空气中早餐的香味和二宫空空如也的肚子发出的声响,他大概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个真实却从未发生过的梦。

“nino,你是nino吧?”相叶的身体大幅度地前倾,用尽力气想要凑得离那人近一点。若不是碍于贵族的尊严,他还真想趴在那人身边好好地看个够。

“御前大人,好久不见。”二宫的眼里闪过一丝悸动,但瞬间又变得波澜不惊。这些年的沉淀已经能够让他做到不轻易地泄露自己的感情。何况对方是相叶雅纪。他已经等了他这么多年,早就不在乎这一须臾的时间。

“nino!真的是你啊!”诺大的长桌上,相叶坐在离二宫最远的地方,可那人快乐的表情却被二宫尽收眼底——他从来没有想到相叶居然也在以同样的期待等待着自己。

“是的,我回来了。”二宫再次轻轻鞠躬,悄悄地将自己的情绪收整归位,这才抬起头,才敢直视相叶的眼睛。

还是那对曾经让他沉迷的杏眼,还是那个曾经熟悉的恋人。

从自己进来到现在,相叶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大概是认识到自己的失态,相叶坐回椅子上,有威严地清清嗓子,沉下声音命令道,“你们都先暂时出去,我需要和二宫先生聊聊。”

“可是少爷,老爷有要求……”印象里相叶雅纪早就不是这么鲁莽的性格,可他竟然为了这位今天新来的使用人违背老爷的旨意。樱井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穿梭在二宫和相叶之间,声音平静地解释道。

“父亲那里我等下会去解释的,不用你操心。”贵族毫不犹豫地打断了管家,不耐烦地对他挥挥手,便又不再看他。

“是。”贵族态度鲜有的强势生硬,管家也就不好再辩解。这种时候他最懂得要听谁的话。他像周围的仆人点点头将他们遣走,便跟着最后一个离开,还不忘细心地带上厚重的大门。

虽然已经料想过这个二宫与相叶是旧相识,但他还真的很少见到贵族对谁抱有这么强烈的感情。管家因为这个小插曲而神情复杂,又不免好奇起二宫和也的身份来。

他确实有些忌惮相叶与什么人交往。但这些归根结底是相叶的自由,他无权干涉。而且从刚才二宫的反应来看,这人也并不像会对贵族不善的人。管家姑且放下心来,差着刚刚同他一起离开的几位仆人为二宫准备房间,自己则暂时守在门外。

这个二宫和也,看来他确实有必要对他查个究竟。

二宫和相叶不知道在里面聊些什么,樱井管家站在门口小差也难得开得天马行空。

好在二宫没过一会儿便出来了,樱井一言未发的走进二宫为他敞开的屋门,穿过相叶用餐的长桌,向宅邸的更深处走去。

 

当二宫第一次走进那间今后将属于他的屋子时,贵族果然坐在那里等他。

一位贵族,在二宫沾满灰尘的、还未归位的房间里,发呆出了神。

“御前大人,您——”二宫压低身子,想要去行一个符合自己身份的礼,却被相叶有点粗暴地打断。


笃笃笃!请上车www



TBC

请跟我默唱,P·A·R·A·D·O·X!小黄歌好洗脑啊www

这篇真没啥大纲,所以下章是sa还是y2我也不知道啊哈哈我只知道要写完sa和y2才可以炖3p(泥垢


评论(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