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鸡味香菇

💙❤️💚💛💜

【润雅】已读信息

肝了一个最近的模特组www

松本帝(ai)王(dou) x 菜刀王子



开场前松本看了一眼手机,没忍住点开line的图标上那个红色的泡泡。

您有一条未读信息

 

一分钟前

from 雅纪 

我在超市,洗发水你要葡萄味的还是草莓味的?

 

松本看着绿色对话框里的一行小字已经陷入无限的遐想——他用接下来的几秒钟回忆了一下这两种味道——结论就是两种在一般情况下都不在男性的考虑范围。

 

to 雅纪 

没别的选吗……

 

偏偏相叶雅纪不是一般人,松本还抱有一丝希望试探性回复过去,那边的答案比想象中来得要快。

 

from 雅纪

没有哦 (`・ω・´)

 

表情占了长度的一大半,很有相叶的风格。

这家伙准是有赶上什么超市促销了,松本头疼地想,毕竟相叶雅纪还是个居家实用行的家伙,动不动就被打折促销活动弄的挪不开眼。

 

to 雅纪

那就葡萄的吧…顺便家里的纸巾也没了,你记得买点回来。

 

很快地克服了心里那一关,心里那张水果排行榜上占上位的是葡萄。

 

from 雅纪

已经拿了很多了!还是你代言那个!含水的那种也买了点σ`∀´)σ

 

两个大男人窝在一起顶着一头水果味估计挺好笑的,还有那么一点点浪漫……?

松本脑补出一副画面,对着手机屏傻笑了一会儿,直到工作人员敲门喊他进棚。 

松本把手机调成静音装进口袋里,板起脸忙着养家糊口去了。

 

 

今天相叶不上班,一觉醒来已经快是中午。随意吃掉松本留给他的早饭,索性一口气出门买了两个月的日用品。

结过帐匆匆看了一眼表,时间点刚刚好,如果不堵车正好可以赶上松本N台的相谈节目。相叶哼着歌把大包小包的购物袋扔进后备箱,钻进车里给自己系好安全带,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来电的人是大野,说是上午钓鱼时船长送了他不少星鳗,他又不会做,准备等下给相叶送来。

拿回餐厅里搞一搞主厨特供什么的确实不错,做成盖饭或者炙烤寿司大概都是大人气。但相叶却突然动了私心,让大野把鱼直接送到家里。

说起星鳗,还不得不提一下松本润。如果说相叶是菜刀小王子的话,松本润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星鳗小天使——还是会从别人碗里抢走食物的那种。

松本是个嘴刁的人,对食材总是挑挑拣拣,从不将就,但对星鳗却可以说的上是真心实意。关于松本和星鳗的轶事,要真说起来相叶大概能够吐槽一年。虽说如此,相叶为了松本跑到星鳗专门店学习手法也是真的。

在电话里和大野敲定了时间,顺便给正主发了一条消息过去,督促他收工之后早点回家。

回家后把处理星鳗的工具准备好,打开电视和屏幕里面笑得开怀的松润说你好。

 

 

录制结束后松本再拿出手机,上面多了几条未读信息。有两条是之前剧组私交不错的几个艺人约他今晚喝酒,剩下的全是相叶的。

先点开被放在置顶那一栏的新讯息。

 

3 小时前

From 雅纪

刚刚o酱说要送新鲜的鱼过来!晚上一起吃吧(*´▽`*)

 

1小时前

From 雅纪

确实很新鲜(‘◇‘)

一个附件

 

松本点开查看照片,相叶脸贴在一个木盆边,和几条还活蹦乱跳的星鳗合影留念。相叶一对门牙露出来,嘴巴张的大大地快要咬住木桶的边缘,样子有点可爱。

旁边还有几位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松本憋笑憋得辛苦,没忍住编了一条信息逗逗相叶。

 

To 雅纪

啊!我今天有饭局回不去了,哭。

 

松本一边笑一边把讯息发出去,没过三秒钟就接到正主的电话。松本赶紧跑到隔壁的空房间,掩了门接起相叶的电话。

“喂………小润……”

手机里传来相叶的声音好像在撒娇,黏黏的就像吃巧克力蛋糕,让松本开始认真的思考以后是否要节制相叶吃甜品。

“干嘛?”

“你不回来吗?”

“不回来啊……我今天有约了”

“诶………就不能推掉吗……”

松本润绝对不会告诉相叶雅纪,这个人每次隔着话筒对他撒娇的时候声音都像极了怨妇。而他又恰好有点喜欢听。

松本故作严肃地清清嗓子好想逗他,却没绷紧笑出了声音。

“喂……”

“骗你的,我收工了,马上就回去。”

“喂!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相叶嗓门一下子变大,底气十足地冲松本吼回去,颇有要把松本吼聋的士气。

“好啦,那等会儿见?”

“拜!拜!今天没有你的鳗鱼饭!”

松本还想辩解一句,相叶那边却已经掐了电话,耳朵里一瞬间只剩下一串忙音。

有饭吃当然是要回家的。礼貌地回绝了友人的邀请,松本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着经纪人往地下车库走。

坐车回去的时候又赶上堵车,快到家时松本又给相叶传了简讯,顺带吐槽一下今天的交通。等快要上电梯都没等到相叶的回复,估计是在忙着做饭。

 

 

 “我回来了。”

玄关正对着厨房。松本一进门就看见相叶穿上平时工作的衣服,卷卷袖子把手腕露出来,从木盆中取出一条鱼。

“欢迎回家!”相叶抬头看他一眼,隔着老远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不多不少正好八颗牙齿。

“你还真是不嫌麻烦啊。”

换了鞋一路溜达到厨房,洗过手对着相叶的腰掐了一把。

“哎呦!你别弄,我这儿忙着呢。”

相叶躲了一下,手上的活儿却没停下。他把鱼钉在案板上,把鱼的眼睛拿一只锥子钉住。

“怪可怜的。”松本小声嘀咕一句,帮相叶把露出来的头发塞回帽子里。

“嗯,所以已经好好说过对不起了。”相叶持起刀开背,从鱼的三角骨切出一个豁口向下划开,手法干脆利落。

“接下来就剩下满怀敬意吃饭了。”相叶轻声说,刀锋顺着鱼脊背的纹路一路向下。

虽然经营料理店,但松本其实知道相叶并不算喜欢做这些。不是不喜欢这个职业,而是处理食材难免会觉得心软。

自己一定是工作一天傻掉了,才会脱口而出这种话。狠狠地在心里责骂自己一通,松本拍拍因为这个话题情绪骤然降低的相叶,走两步打开冰箱。

“笨蛋!热死啦!”操着京都话的灰色企鹅在冰箱里面毫不犹豫地吐槽,再回头的时候相叶已经抿嘴在笑了。

相叶十分娴熟地变换刀法,一口气拉到尾巴,把鱼剖成对称的两半,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松本从冰箱抽一支啤酒,取出一只玻璃杯倒满,喝一口递到相叶嘴边。相叶凑过去,嘴巴刚挨到杯子沿却一下子弹开了。

相叶努努嘴,眼神示意松本挨过来。

“干嘛?”

“过来一下啦…”

松本狐疑地看他一眼,把杯子放到吧台上,抵着相叶精瘦的腰。

“发一个欢迎回家的kiss给你!”

相叶飞快地吻了他的唇角,低下头按部就班地把鱼骨剔出来,沿着鱼鳍切开,利落地把鱼分好。

“你这又是闹哪出?”松本挑眉,顺手拍拍相叶的厨师帽,跟着相叶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处理完毕的鱼块。鱼肉光洁白皙,看起来确实相当新鲜。

相叶将鱼肉放在一边的盘子里待用,又从盆里取出第二条鱼放在案板上。

“你之前录节目时嘉宾不是总说你不爱回家?帮你正个名喽。”

“虽然有的时候确实不爱回家。”还未等松本开腔,相叶又飞快地补了一句,还煞有其事地摇摇脑袋,仿佛恨铁不成钢。

“笨蛋啊你!”松本使劲瞪他,但咎于相叶手上还捉着刀子,没忍心拍他的脑袋。

“啊对了!我洗了草莓在水池里,你拿出来就能吃了。”相叶嘿嘿嘿傻笑一通,抬头对松本挤挤眼睛,“奖励你今天回家特意买的!”

“喂!这种设定不需要!”松本把相叶放在水槽里的草莓拿出来一个个洗干净,揪下叶子的部分恶狠狠地扔给相叶一个。

 

吃过晚饭松本照例收拾厨房,相叶酒足饭饱地瘫在沙发上,肆无忌惮地观赏套着围裙忙进忙出的松本,直到最后一个盘子被擦干净。

相叶一个人占了沙发的一大半,松本凑过去挨着他,闻到了扑鼻而来的水果清香。松本这才想起来今天上午那段洗发水事件,气不过敲敲相叶的脑袋。

“你怎么买这么可爱的洗发水?”

“啊这个今天促销,还送入浴剂。挺划算的,棉花糖味的。”相叶给松本腾出一块地方,换了个姿势又迅速陷进沙发里。

两个大男人用一盆棉花糖味的洗澡水,松本觉得自己此时应该打相叶一拳。

相叶靠着他嘎吱嘎吱在啃小饼干,饼干渣子弄了一身不说,还有不少直接掉在沙发上。

松本本来心疼沙发,一边看电视一边把饼干屑捡到烟灰缸里,手上没停过。可惜相叶掉落残渣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最后也懒得再理,默默把打扫沙发提上了日程。

看见松本动作停下来,相叶抬起眼睛看他一眼,笑得没心没肺。

没再管过分自由的相叶雅纪,松本回了工作上的几条信息,才猛然间想起来被自己推拒掉的两个饭局。

“雅纪,你们店里下周一或者周二有空吗?”检查了一下自己和相叶的日程表,松本踢了踢正要倾身去拿饼干的相叶。

“下周?下周的预定都还没有满哦,小润你如果需要我帮你留一间?”

“嗯,那就周一吧,那天我是下午的工作,晚上到时候可以直接去你们那里。”

“行,我等下就帮你记上。还要松ノ潤那间?”

松本正在发短信的手指停顿了一下,忍住想要吐槽这个名字的心情,把编辑给友人和后辈的信息群发出去。

毕竟……那是相叶雅纪的料理店。取什么名字是他的自由。

“好……”

况且,其实他也觉得有点甜。

 

第二天早上相叶不用去筑地,反倒是松本又有工作,起床的时候天还未亮。

相叶被松本的闹钟吵醒,身边一个人形已经空了。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揉着眼睛走向家中唯一亮着的灯源。

相叶探了个头进浴室,松本正对着镜子弄他的大风吹。

“你今天怎么自己做发型?”

“等下不进台有个外景,也就移动中能化个妆,我就自己set一下了省得待会儿麻烦。”

“怎么样?”松本把最后一缕头发梳起来定型,来回照着镜子问道。

相叶困得半睁着眼睛,眯眼睛看了一会儿,慢吞吞地回答说挺好。

“我一直觉得你额头露出来挺好看的。”

相叶补一句,趴在门框上打瞌睡,松本过去拉他,把人拖回卧室按进被子里。

“你再去睡一会儿吧,反正我等一下也走了。”

离开之前给了相叶一个goodbye kiss,相叶撅嘴回应他,下一秒便张开嘴几乎要睡着。

  

再醒来时已经太阳高照,相叶迷迷糊糊地掏出手机,有一条松本的未读短信躺在收件箱里。

2小时前

from MJ

之前别人给了好多麦片,在水槽右边的储物柜里,你早上自己记得吃

 

To MJ

你没吃早饭?

 

回复之后相叶抱着手机睡了个回笼觉,然而没过几分钟就被震醒。

 

From MJ

今天早上要录吃朝食的外景,已经有好好在吃了。

 

过一会儿又发了一个附件过来。 

相叶点开附件,松本戴着黑色的墨镜,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一张脸,嘴里叼了一只吸管,杯子里面有浅白色的不明液体——看起来有点牙白——好在松本在下面配了文字。

 

豆奶!超正!

 

相叶隔着屏幕几乎都能感到松本上扬的情绪。现在那家伙肯定又对着镜头,眼睛睁得超级大说好吃。

 

To MJ

看起来好好吃哦!

 

From MJ

嗯,下次带你来

 

相叶笑得不能自已,端着手机去放了个洗澡水,抬起脸和镜子里笑得一脸痴汉相的家伙对视了一下,乖乖去厨房煮了牛奶配麦片。

给自己盛了一大堆,给MJ拍了张照片寄过去。

相叶那天工作到很晚,从料理店回家的时候松本已经在睡了。爬上床的时候松本也没醒,恋人最近工作压力确实不小。相叶心疼地把人抱在怀里,没感吵他在心里面说了一句晚安。

 

周一早上两个人难得同时醒来,相叶人还半醒,不老实地去揉松本一头乱糟糟的鸡窝,被人冷不丁拍了手,疼得一下子清醒过来。

要相叶雅纪说松本什么都好就是每天早上实在是弱了点儿。松本翻个身卷走更多的被子,留相叶一个光杆躺在另一侧。

有点郁结还有点冷,回笼觉都睡不着,相叶撇撇嘴把脸埋在枕头里憋一口气,翻之从床上爬起来。

先去浴室放了洗澡水,前两天买东西送的入浴剂被他放在十分显眼的位置,相叶眨眨眼睛,把棉花糖味的不明球体扔进浴缸。

浅粉色的球体在水流中慢慢散开,旋转着一点点半小,在水里留下一串串过分华丽的痕迹。

相叶盯着看了一会儿,跑到厨房给松本煮上咖啡,往一只紫色的玻璃杯里扔了一点酵素冲上水。

都干完了又回到卧室。松本趴在相叶刚刚睡过的地方,被子盖的乱七八糟的。

相叶心血来潮掏出手机,把松本定格在相框里,随手点了发送。

信息显示未读,松本床头的手机震了一下。

相叶想到看到这张照片时松本气急败坏的样子,开心的有点想笑。

ドM吗?

“一个人站在门口傻笑什么呢?”

松本支着大半个身子看他,眉头皱的紧,脸上写满了起床气。

刚起床脾气十分暴躁的松本润今天对相叶还算和颜悦色。没费太大力气把松本拖到浴室,把万分不情愿的人推搡着领进一潭粉红色的水里——看起来就有毒。

松本早上还没睡醒,躺在浴缸的一侧合着眼睛补眠竟然还算大方,反倒是相叶十分清醒且十分不自在地睁着眼睛,脸红得像只熟透的虾米。说实话这样泡澡确实很羞耻,如果可以相叶雅纪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但是相叶雅纪的字典里面努力二字占的比重有点大,松本先生不认输相叶怎么可能先跨出去呢?

“被你弄得简直像是得了糖尿病。”

从浴缸里跨出来,松本迫不及待地打开花洒,在清水里狠狠洗一把脸,难掩对相叶的嫌弃。

相叶趴在浴缸里向上看他,笑声在混响过好的浴室里显得格外清楚。

“你不喜欢?”

“当然不了!你见过两个大男人一到早上在粉红色泡泡的浴缸里面泡澡吗?”

“诶…大概…伪娘?”

“相叶雅纪!”

松本愤恨地挤了紫色的洗发露在手上,搓出葡萄味,在脑袋上使劲抓了两下。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葡萄味的洗发露松本意外地有点喜欢。

“你根本就是为了好玩吧!”

松本忍无可忍地吼他,身后相叶的笑声却更大了。

两个人磨磨蹭蹭地洗完澡已经快要中午,相叶下午要去料理店,早上起来已经信誓旦旦地说今天不下厨,松本于是接了相叶的班,化了一点肉末,收拾掉冰箱里剩下的几个番茄,做了两人份的意大利肉酱面。

 

下午松本要去电视台,经纪人来接他的时候相叶已经出门了,跟了他很多年的经纪人一边感叹见不到相叶不习惯,一边接过松本手里的东西。

工作很顺利,拍摄比预计的提早结束一些。晚上松本在相叶的店里有个饭局,不过时间尚早,打开的时候并没有收到同去朋友的短信。倒是有一条相叶的,一句话也没留下,只有一个网址。

这时小助理也买了咖啡过来,递给松本两袋怡糖。松本一边取下盖子,另一只手点开了网页地址,是他们经常一起购物那件网店上架的新品。

今天咖啡沏得有点浓,倒了半包糖还是觉得苦,松本泯了一口,把剩下半包全部倒进去。

相叶的来电也正好通进来。屋里没有人,直接点了免提,相叶隔着话筒提高八度叫他名字。

“小润?你有看我发给你那个吗?”

“你小声点!我还没聋!”

“啊抱歉,我们这边太吵了……”相叶那边确实听得见嘈杂的背景音,相叶噼里啪啦地捣鼓了一阵,声音总算是清楚了一点。

“现在应该好了。你看那个了吗?”

“嗯,正看着你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就是要问你这个!那个米色的长款风衣,你说我穿什么号的?”

相叶说的那款松本一眼就看中了,的确会是相叶喜欢的款,相叶还没打电话之前他就随手已经加进购物车里了。

“他家你不是一直穿L?”

“诶是吗…”

“行啦,你别管了,我给你先订上了,你要是还有什么想要再说吧。”

“小润最好了!”相叶隔着电话“chu”了一下,松本没回应,把一件看起来很适合相叶的条纹毛衣加进购物车。

 

 

晚上松本带一帮人进来的时候相叶正好从后厨走出来透气。

松本招招手对他打个招呼,换来一帮小孩一阵意味不明的欢呼,相叶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大致就是在赞叹松本人脉广,居然还认识料理店的师傅。

何止认识。

料理店的包间上可是堂堂正正挂在松ノ潤的名字。

和松本在一起不少年,那人也终于混成了现在的super star,从战战兢兢的后辈变成被一堆小孩为在中心的大前辈。

真的挺好的。和松本一起长大,相叶到现在都记得松本初出茅庐被人恶语相向时抱着自己哭的场景。那时候松本还没整牙,一头卷发乱蓬蓬堆在头顶,脸都皱成了包子。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松本润,一路和自己一起走过来,坚韧、勇敢,才变成现在闪亮的MJ。每次相叶想到这些,简直做梦都能笑醒。况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恋人。

想到这些一整晚都充满力气,连手上都变得勤快了,还没忍住让服务员多往松本的包间里送了一盘鱼生。

 

一帮年轻人确实精力旺盛,松本过了三十以后才体会到年龄的变化,虽然很尽兴但是情绪却怎么也不如以前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有段时间工作不顺,拉着相叶每天喝到天亮的那段日子也真是年轻。

年轻的时候不仅精力充沛,连感情也像暴风雨一样凶猛。他现在还记得有一次相叶做学徒那会儿被骂得惨兮兮地,拎着菜刀不服输地在他家练习刀工时的场景。可惜技术不精的相叶后来切到手指,哭得没完没了,害的松本后来也跟着他一起哭了半个晚上。

往事多得有些唏嘘,现在他们也都到了为人前辈的年龄。眼前这些和他们当初差不多大的新人,如果可以松本也都想尽力帮一把,起码不要让他们过得太难。

一群人已经吃得七七八八,服务员又推门进来拿了一盘鱼生,说是老板送的。

免费的晚餐自然没理由拒绝。松本也跟着又喝了一轮,笑得见牙不见眼。

饭局十二点多的时候就散了。松本在圈子里一直以对待后辈温柔著称,松本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先离开,年轻人们毕恭毕敬地和松本打过招呼,转眼屋内只剩下松本一人。

看时间相叶估计也快要下班了。

和年轻人在一起难免贪杯,松本揉揉脑袋,酒精的冲击力不是盖的。

隐隐约约能听见后厨的流水声和相叶低声说话的声音,松本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听觉上和在家里也没什么区别。

人要是在身边就更好了。

不甘寂寞地掏出手机给相叶发了消息催他,那边竟然很快地显示已读,没过一会儿就听见拉开门的声音。

“小润,回家吧。”

相叶头顶有清爽的葡萄味,松本被相叶架在肩膀上耍赖,十分不领情地把重量全部压给相叶,害得相叶也只能和松本一样,醉酒一般歪着身子走。

两个人东倒西歪地走到料理店门口,松本被相叶哄着戴上帽子,那人俯下身给松本穿鞋,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埋在松本腿间总让人联想到犯罪。

头脑发胀地把该想的和不该想的全部脑内了一遍,相叶已经又把他拉过来,一只手去开餐厅的前门。

“小润,听话,要出去了。” 

松本挂着相叶的肩膀,被拖着费力地往家走。

今晚月色很美。

END


两个小天使最近敲可爱啊!

顺便脑补一下王子宝宝成功的样子hhhh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