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鸡味香菇

💙❤️💚💛💜

【竹马】亲爱的抱枕不是可以给你随便用用的

吸血鬼A

相二

今年夏天真的热到产生幻觉2333

一辆不好吃的洒水车


怀着一颗必死的决心从地铁站一路冲回公寓,在走廊好不容易凉爽下来,二宫却终于被打开家门一瞬间的热浪击倒了。

“热、死、了、”厚重的窗帘虽然挡住了阳光,却并不能抵挡夏天的高温。在这么高的温度里闷了一整天,空调也不开,绝对不是人呆的地方。更可气的是家里并不是没人,二宫一早不知道说过多少遍,天热的时候记得开空调。架不住吸血鬼一只有个冬暖夏凉的棺材一躲进去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二宫利索地解开自己西装前的领带,踢掉鞋袜,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打开空调,才终于放松下来把身体大字摊开,手板脚板伸平躺在空调底下,吐出半截舌头喘着气。

就算这样还是出汗,汗水顺着脖颈滑倒地板上,整个人黏糊糊的难受得要死。

啊啊,这时候能够清凉一下就好了。

“爱拔桑!”二宫扯着嗓子吼了一声,没人回应。

哼。二宫在地板上滚了一圈儿,继续在地板上挺尸,舒展了一下脚趾。天气这么炎热,那个怕热的家伙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一定躲在他的棺材里睡觉去了。

“哼哼。相叶雅纪!你再不出来我就饿死你哦!”二宫又没好气地喊了一声,西裤早就踢到一边,衬衫解开了最上面的几个扣子,声音好不愉快。

“咔啷”

“咣当”

“哎呦!”

相叶雅纪准是被自己的棺材盖磕脑袋了。

二宫又哼哼两声,趴在地上没动弹。

“小和,你回来啦……”相叶吃痛的揉着脑袋从卧室走出来,心虚地对二宫打个招呼,从地上把二宫脱掉的衣服拾起来,叠好放在沙发上。

今天白天他睡得很饱,竟然又忘记爬出来帮二宫打开空调了。

二宫绝对是生气了。相叶细细簌簌地在二宫身边移动,从沙发上扯出来一把扇子凑到二宫身边帮他扇风。

但公寓内的热量哪儿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散去的。现在屋里绝对有四十度。二宫气鼓鼓地看着相叶在自己身边忙碌的身影,喝掉相叶拿来的冰水,又躺回空调底下解了两个扣子。

“不可以这样啦!你会感冒的!”把玻璃杯放到桌子上,相叶便又心急火燎地冲过来,想要把在地上躺着闹脾气的小恋人抓起来。

但二宫显然不想让他这么做,他灵巧地躲了一下,之后全部的注意力便都放在了相叶白皙的脚踝上——有一个吸血鬼的恋人其实算不上方便,你不仅得定期用绳命投喂他,冬天的时候还总是冷飕飕的怎么也抱不暖——但夏天就不一样了。二宫被热得糊涂,又不能抱着空调吹,相叶也绝对不会让他把头伸进冰箱。二宫没再多想,两只汉堡手敏捷地伸过去一把抓住了相叶的脚踝。

“诶……”

二宫下意识地往相叶身边挪挪,沿着凉爽的触感一路向上,用胳臂将相叶凉爽的小腿独占抱在怀里使劲磨蹭。

相叶本来弯着腰正要捉二宫的手腕,被二宫突然凑上来的脸颊弄得顿时手足无措,差点栽倒在地板上。

“nino……太痒了……”吸血鬼不自在地抖抖身子,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二宫的头发在他小腿上蹭得乱七八糟,温度明显高于平时的手臂将他禁锢住,害得他几乎完全不能动弹。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相叶的两腿在他怀里扭来扭去,二宫索性提起手在相叶的大腿上狠狠拍了一下。

“疼……”相叶被躺在地上耍无赖的二宫抱着双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曲着两条腿任二宫抱着。

可实在是太痒了。相叶使劲抻长手指想要拨开二宫的头发,却发现手指怎么也够不到膝盖,这时才感叹为什么自己是吸血鬼而不是橡皮人。

“就不能换个方法抱着吗?”相叶看不见拖在自己身后的恋人,但似乎二宫现在真的已经单纯把他当作冰棍,揣在怀里享受着无尽的凉意,对他的问话也全然不理。

二宫和也都快蹭到他的大腿上了。毛茸茸的大脑袋枕在相叶的膝关节上,在一个地方蹭够了又拧着脑袋换一个地方,俨然把相叶当成一只人形水枕抱着。

虽然相叶作为吸血鬼并感觉不到人类所谓的炎热,对夏天也觉得清爽无比,但碰到工口的事情就不一样了。相叶雅纪,作为一只正常的吸血鬼,还是会兴·奋·的。

二宫又换了位置,软乎乎的脸挤在相叶的短裤下面拧成一团,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就连降温还是觉得难受,哪儿还管什么矜持不矜持。

再抱一阵儿才终于舍得放开,二宫揉揉清爽了许多的脑袋,眨眨眼睛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相叶冰凉的大腿。

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二宫敞着前襟站起来,准备去洗个澡,洗掉一身的疲惫。毕竟抱枕再凉爽也只能解决一时之需,等他出来估计屋子里的空气就应该凉爽下来了。

二宫拍拍相叶的肩膀准备进卧室,却被吸血鬼一把捉住手腕,直接按进沙发里。

“二宫先生,没有人告诉过你把别人当抱枕对待是要付报酬的吗?”相叶的眼睛此时渐渐变成暗红色,吸血鬼张开嘴,露出一对尖牙,用冰凉的舌头在二宫颈侧画了个圈,便开始大快朵颐。

“我说……你就不能等我洗完澡?”二宫偏过头,好让相叶进食能够方便一些。吸血鬼的唇瓣贴在他敏感的脖子上,并感觉不到疼,只有吸血鬼沁凉的舌尖在他的伤口上小心舔舐着,弄得他有点痒。因为被吸血鬼先生抱在怀里的缘故,热量被很好地分担了。二宫一手抓着相叶凉爽的手臂,终于不觉得热度难忍。

但其他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二宫刚刚一进家门就脱了西裤,现在吸血鬼跨坐在他的身上,冰凉的双腿夹着他的,人类的体温被吸血鬼的低温冷却着,心里却突然一下子痒痒的,好像下一秒就能烧起一团火。

想当初刚刚认识的时候,以贵族自居的吸血鬼连进食也要二宫把血液为他倒在杯子里,现在可倒好,趴在他身上都快变成亚马逊雨林里的树懒。

“相叶桑……”吸血鬼进食的时常似乎要长过平时,二宫倒是不介意相叶多吃一点,只是要是再这样下去大概无法避免地会发生一些牙白的事情。

屋子被空调的冷风吹过一圈已经冷却得差不多,但当相叶饱腹后舔着嘴唇吻上他时,热量害得二宫有一瞬间心脏几乎骤停。

不管吻过多少次,还是会被恋人欺上来的体温弄得心跳加速。二宫从相叶唇上尝到的湿热液体有着淡淡的金属味,他伸出舌尖舔了一圈,两瓣猫唇包住吸血鬼红得饱满的双唇,重重地吮吸着上面的凉意。

退开时吸血鬼的眼睛已经变回颜色,他眨眨一双乌黑的杏眼,对二宫笑得一脸狡黠。

二宫摸摸吸血鬼柔顺的头发,没忍住多蹭了两下。相叶这才留恋不舍地把人彻底放开,从沙发上不情愿地爬起来。

现在不仅仅是血液,相叶的全部心智,似乎都十分完整地正在渴望这个人。渴望将他揉进怀里,渴望他能注入他的干涸。

在这种事上相叶雅纪是个行动派。

客厅里的温度已经渐渐变凉,相叶害怕恋人着凉,推推搡搡把人哄进卧室。

日落已经降临,厚重的窗帘将城市的光线全部阻挡在窗外,吸血鬼的场合。二宫也不想逃,懒洋洋地被相叶推到在柔软的大床上,任凭吸血鬼扯着他衬衫的边缘捉他的猫唇。

洒水车


END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9)

热度(142)